垃圾分類試點14年,緣何僅僅“多了幾個垃圾桶”
  《瞭望東方周刊》記者商意盈  王存福/北京報道
  儘管小區門口放了不同顏色的垃圾桶,但仍然各種垃圾混雜、免費發放的可降解垃圾袋也被用來裝其他垃圾……這樣的情景在不同城市都能見到。垃圾分類試點已經推行了14年,效果如何。
  《瞭望東方周刊》記者據此在多個城市調研,發現“垃圾分類”理念得到了高度認同,但推行上卻舉步維艱。多年宣傳推廣的結果,為何只是城市裡“多了幾個垃圾桶”?
  垃圾圍城現象日趨嚴重
  早在2000年6月,北京、杭州、等八個城市被確定為垃圾分類收集試點城市。但《瞭望東方周刊》記者先後在北京、杭州等地調研發現,14年試點並未取得明顯實效,垃圾或隨意堆放或無處堆放,並對生活區域形成圍困態勢。
  本刊記者在杭州天子嶺垃圾填埋場看到,在這個青龍塢山谷間巨大的填埋庫區里,十多輛垃圾直運車輛正輪流傾倒垃圾,推土和碾壓機械不時在“垃圾山”上穿梭,揮汗如雨的環衛工人冒著惡臭,協助清潔直運車將散落的固態垃圾和廚餘廢液掃至傾倒平臺以下。
  據悉,1991年天子嶺垃圾填埋場投入使用時標高為30米,層層填埋垃圾至今標高已經超過100米,而165米則是上限。
  統計數據顯示,和杭州一樣,目前全國1/3以上的城市面臨垃圾困局。除縣城之外的600多個城市中,有2/3的城市處於垃圾包圍之中。全國城市垃圾堆存累計侵占土地超過5億平方米,每年的經濟損失高達300億元。
  在海南省部分市縣除鄉鎮鎮墟外,大部分自然村垃圾處理均處於放任狀態。廢塑料袋、塑料編織袋在農村垃圾中占比最大,即使是五指山腹地的水滿鄉亦可見到塑料袋隨風掛滿枝頭的景象。據調查資料統計,目前海南全省每日使用塑料袋約150萬個以上,其中90%以上為不可降解塑料製品。
  為了有效處理垃圾,海口、文昌、瓊海三地先後建設垃圾發電廠。但新的問題又出現了,“不是什麼都可以燒”,“處理不好恐致二次污染”。
  據海口垃圾焚燒發電廠安全生產部經理呂福偉反映,未經分類的混合垃圾直接焚燒,有可能產生大量二噁英、呋喃等有機污染物及鉛、汞、鎘等重金屬污染物的隱患非常大,其中二噁英的危害達到令公眾談之色變的程度。
  前期分類撿運或為無用功
  中國資源綜合利用協會秘書長王吉位告訴本刊記者,我國大陸90%以上可以利用的廢棄物,卻被填埋或焚燒掉。比如每年15億多噸建築垃圾,再生利用的僅有幾千噸,而實現最大利用的提前便是垃圾分類。
  杭州從2000年開始,就成為垃圾分類試點城市,但後來卻不了了之。
  2010年3月25日杭州再次啟動垃圾分類試點,將垃圾分為有害垃圾、可回收垃圾、廚房垃圾和其他垃圾,分別對應紅色、藍色、綠色以及黃色四種顏色垃圾桶,並免費提供可降解的廚餘垃圾袋。目前垃圾分類已經覆蓋了杭州98%的生活小區,每年93萬噸垃圾進入可回收渠道,但推行情況卻並不樂觀,倒是各種顏色的垃圾桶占了風頭。
  本刊記者不久前在杭州潮鳴街道體東社區發現,社區內的垃圾桶分為綠色和黃色,分別用來盛放廚餘垃圾和其他垃圾。儘管垃圾桶上有明確標識,但很多不可降解的垃圾袋還是赫然放在廚餘垃圾箱內,而免費發放的可降解垃圾袋里,也能明顯看到衛生紙、塑料瓶等非廚餘垃圾。
  居住在該社區的夏大姐告訴本刊記者,大部分居民還沒有養成把垃圾分類的習慣,扔進垃圾桶時也是哪個就近扔哪個,如果遇上垃圾桶蓋子都蓋著,就直接往蓋上一放了事。
  為了破解難題,杭州部分小區在垃圾分類推行後開始了垃圾分類“實名制”的基層實踐,但一開始遭到了部分居民的不理解和抵制。
  本刊記者採訪還發現,即使居民分類撿運,也沒有回收利用的地方。大部分垃圾都有兩個去向,能燒的送到發電廠焚燒,燒不了的就送到垃圾填埋場,這也就意味著前期居民及運輸環節均做了無用功。
  經費不足也是垃圾分類工作遲遲不能推行的原因之一。有業內人士算了筆賬,以廣州為例,如果持續3~4年,僅發放垃圾袋就需14億元,以200人配1名指導員計算,廣州市1800萬人,每年需花費40億元。這樣的投入,即便對於發達城市來說,也是不可想象的。
  應構築長效機制
  杭州市城管委固廢管理中心主任張束空認為,破解“垃圾圍城”,推行垃圾分類,可以讓廚房垃圾回歸土地、塑料垃圾進行再利用,做好源頭“減法”,這是綜合成本最低,最符合可持續發展的新路子。同時,他也承認,因為垃圾分類的不可替代性和社會趨同性,讓這項工作的開展困難重重。
  “讓人們改變長久以來的習慣已經夠難了,而且垃圾分類的開展還會呈現出物理學上的‘糾纏態’,即已經開始分類的人會因為不分類的人改變養成的習慣,並且反覆發生,只有當社會達到一致時才能避免局部的無效。”張束空對《瞭望東方周刊》說,“而且垃圾分類和其他事情不一樣,必須每個人親力親為,無法通過政府或者企業購買服務來完成。”
  接受本刊採訪的環衛部門和一些相關專家提出,要真正使得垃圾分類成為長效機制,不僅要“政府重視,財政投入,科技支撐,文化引領,民眾參與”五手聯動,更需法律、行政、經濟、技術、文化、教育等手段多管齊下,共同推進。
  浙江省社科院調研中心主任楊建華告訴本刊記者,垃圾分類必須進行堅持不懈的教育,營造良好社會氛圍、宣傳和制度,涵養居民垃圾分類的習慣和理念,以正向激勵為主。這就要求必須完成垃圾分類投放、分類運輸、分類處理一體化,不讓老百姓覺得做了無用功。“還有一點不可忽視,就是從娃娃抓起,很多先進的文明習慣孩子是可以反哺和影響家長的。”
  此外,還應該做好垃圾分類工作的經費保障,環衛投資應向垃圾分類傾斜。據本刊記者瞭解,目前開展試點工作的海口、三亞市,其經費來源均為市級財政。有相關人士建議,省級財政及國家專項資金給予支持,而在農村可以考慮利用農村集體經濟來解決一部分。
  立法保障對於垃圾分類的推廣也必不可少。除了廣州市自2011年4月1日起實施國內首部城市生活垃圾分類管理辦法,規定違者罰款50元以外,海口日前也出台《垃圾分類評價標準及獎勵細則》,對於垃圾分類工作開展得好的單位和個人,將給予一定的獎勵。
  “立法作用的最大發揮是在大多數居民能夠遵守的前提下,那對於小部分人的懲罰就有了意義。”張束空說。
(原標題:垃圾分類為何成為無用功)
創作者介紹

現代傢俱

cx09cxsx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