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25日,河南省高考成績正式公佈,李金生的總成績是58分。作為中國首位走進普通考場的盲人考生,李金生對這個分數有些忐忑。這會讓他再度卷入“浪費國家資源”之爭。不過,他最終復歸平靜——在他之前,全國1700萬盲人無人參加過普通高考。由於上升通道有限,“盲人按摩”或“火車站旁邊算命的瞎子”,是公眾對這一群體由來已久的印象。“大家都認為盲人就應該按摩。”李金生說,“我今年46歲了,但不想向命運低頭。”走進特殊考場,李金生兩手摸索著中國第一張盲人高考試卷,也感受著屬於他的“高考滋味”。 記者陳學超
  壯行
  6月6日,李金生在眾多盲人朋友的歡送和媒體的關註下,從河南駐馬店趕往確山縣,準備參加6月7日開始的高考。
  他在駐馬店市文化路中段開有一家按摩店。
  這天下午,李金生的眾多殘疾人朋友打算用自己的方式,送李金生趕考。
  兩名盲人先是在按摩店前打出了“熱烈慶祝盲人李金生參加高考”的橫幅。不一會兒,從遠處走來了一支20餘人的秧歌鑼鼓隊。敲鑼打鼓,放起五六千響的鞭炮。一位盲人歌手則現場為李金生送歌一曲。
  李金生的胸前被戴上大紅花,紅花下麵是兩張紅紙條,分別寫著他的名字和“一人高考萬人同行”的字樣。
  鞭炮齊鳴過後,兩名盲人舉著紅色條幅,李金生與數名盲人手搭著前一人的肩,由最前面一位拄著雙拐的殘疾人帶路,伴隨著鑼鼓隊的敲打,沿著熱鬧的大街,緩慢走向駐馬店開往確山縣的公交車站。
  這天天氣悶熱,送行的盲人衣衫都滲出了汗水,但臉上始終帶著微笑。
  雙手拿著准考證的李金生對記者說:“這是我的准考證,也是後來者的通行證。”
  這張准考證來之不易。
  數據顯示,中國擁有1731萬盲人,占世界盲人總數的18%。現行的特殊教育體系雖為部分盲人學生提供了上升通道,但相當有限:北京聯合大學和長春大學等寥寥幾所擁有“單招單考”招生資格的高校,每年會通過自主命題組織考試的形式招收盲人考生。招收的專業只有兩個:音樂、針灸推拿。
  長期關註殘障人受教育權的一家NGO負責人謝斌介紹說,上述院校每年招生總數不到200人,“這在其它國家和地區是很少見的情況。”
  除招生學校、專業少,參加“單招單考”的盲人考生還必須前往招考院校指定地點參加考試,這也給這些原本就出行不便的考生增添了很大困難。
  相比之下,每年6月舉行的全國統考擁有豐富的專業和就業選擇。不過,大門從未對盲人考生敞開過。
  2012年,青島籍盲人考生王秋懿曾為此做過努力。
  這位畢業於青島盲校的小姑娘雙眼全盲,卻在青島市教育局舉辦的中學生英語口語大賽中獲得過第一名,並且擁有不錯的語文、化學和生物成績。
  不過,嘗試最終以失敗告終。一番掙扎後,王秋懿無奈選擇長春大學特殊教育學院繼續學業。
  沒有無障礙試卷是盲人考生無法走進普通高考考場的最直接理由。
  關註殘疾人權益的鄭州律師黃銳介紹說,依照相關規定,“國家舉辦的各類升學考試、職業資格考試和任職考試,有盲人參加的,應為盲人提供盲文試卷、電子試卷或由專門的工作人員予以協助”,去年國務院頒佈的《無障礙環境建設條例》也重申了這一規定。“但遺憾的是,這一法規在現實中遭遇執行難的尷尬。”
  白卷
  6月7日8時30分,通過設在教育部考試中心的國家教育考試考務指揮平臺的大屏幕,可以清晰看到,李金生在專職陪送員的攙扶下,走進確山縣考點,準備參加語文科目考試。
  2014年,共有3名盲人考生獲得參加普通高考的資格。其中,雙眼毫無光感的李金生使用的是教育部考試中心專門製作的盲文試卷。另一名考生,甘肅的18歲少年張耀東使用的則是字號放大的特製試卷。
  李金生的試卷、考場均屬“私人定製”。
  新華社報道顯示,為製作這套試卷,教育部考試中心專門聘請了盲人教育專家、長期從事教學工作的盲人教師入闈參加高考命題工作,調整了以書寫為主的主觀題比例,適當延長了考試時間。試卷在北京印製好後,由5名工作人員專車押運至確山。
  李金生所在考場內只有他一名考生。除此,還有兩名監考老師、一名懂盲文的“答疑員”為其服務。
  而在考前一天下午,考務人員還專門將他的座椅從長條凳換為扶手椅,以保障他的安全。
  李金生能走進考場相當不易。
  2013年12月,他決定爭取參加普通高考的權利。
  最初,李金生的戶籍所在地確山縣招辦兩次以無盲文試卷為由拒絕了他的報名申請,後經媒體呼籲,李金生終在報名時間截止後得以寬限一小時,成功報名。
  今年3月28日,教育部下發《關於做好2014年普通高校招生工作的通知》中專門提到,“有盲人參加考試時,為盲人考生提供盲文試卷、電子試卷或者由專門的工作人員予以協助”。不過,高考首日,李金生便十分狼狽。
  由於半路學盲文,後來又用錄音機、電腦等工具替代了盲文,李金生對盲文並不熟悉。考語文時,他用2小時35分鐘才摸完考試註意事項,第一道題沒摸完時間就到了,因此交了白卷。而數學他只認識盲文的1至10等10個阿拉伯數字,其他公式、符號的盲文都不認識,也交了白卷。翌日的兩科,他蒙了五十多道選擇題,將對錯付諸運氣。
  之前,他曾向教育部申請電子試卷,但最終未被批准,只得倉促以盲文應戰。
  “第一天連交了兩張白卷,我壓力大,也擔心自己考零分會為盲人參加普通高考帶來負面影響,第二天文綜、英語也顧不上看題了,直接蒙答案。”李金生解釋說。
  這顯然與6月7日他那意氣風發的形象形成鮮明對比。
  試驗品
  6月25日0時,河南省高考成績正式公佈。早上8點多,李金生打開電腦,在讀屏軟件的協助下進入高考成績查詢系統,輸入准考證號和身份證號,聽到了自己的成績——語文:0,數學:0,英語:8,文綜:50,總分58。“本來以為只能得幾分或十幾分,58分超出了我的意料。”李金生說,但這個分數還是讓他很難過,因為這會招致外界對於他爭取高考權利的爭議。6月7日,在他語文和數學交白卷出場後,就有評論稱其涉嫌浪費國家資源。
  同樣備受煎熬的還有少年張耀東。
  他的高考成績是548分,算上“十佳少年”的政策加分10分,超過當地一本分數線15分。
  自幼喜愛中醫的他在志願填報卡上選報了一本南方醫科大學,二本成都中醫葯大學、湖北中醫葯大學和甘肅中醫學院。
  但喜悅很快轉化為焦慮:張耀東左眼失明,右眼僅有0.05—0.07的光感,很難達到高校體檢要求。
  在諸多媒體的幫助下,張耀東已跟上述學校招辦通過電話,結果不盡如人意。其中,成都中醫葯大學已經婉拒。
  對此,張耀東很困惑,“如果只讓高考而不錄取,有什麼意義?”相比之下,李金生要淡然的多。儘管今年的高考成績並不理想,但他仍舊計劃參加明年的高考,目標是爭取一套電子試卷,而不是不具實用性的盲文試卷。
  同時,李金生還寫下3000餘字的長信,分別寄給國家教育部和教育部考試中心,反饋自己考試過程中的信息,表達對教育部門開放盲人高考的感謝,並結合自己的考試經歷,提出完善盲人高考制度的若干建議。“我是普通高考的盲人‘試驗品’,今年是第一年,出現些細節問題也能理解。”李金生自認為最驕傲的事情並非靠雙手掙了一家按摩店,而是為盲人爭取更多公平接受教育的權利作出了有成效的努力,“兩個國家級的,一個省級的,我是河南省第一個參加自學考試的盲人,第一批參加全國普通高考的盲人,同時也推動了全國盲人醫療按摩考試出臺電子試卷。我還要推動全國普通高考推出電子試卷。”
  12年前,為了申請參加自學考試資格,李金生曾靠著一根盲杖,身背棉被和塑料布,“走到哪裡就到哪裡睡下”,輾轉於確山縣、駐馬店、鄭州和北京,還曾給中國殘聯和河南省領導寫信求助。奔波一年多以後,他終於成功。而這次報名高考,從開始到成功只用了9天時間。
  在李金生看來,相比過往,國家在不斷進步,但需要第一個吃螃蟹的人做出點犧牲。  (原標題:盲人探路高考:“看不見”的權利)
創作者介紹

現代傢俱

cx09cxsx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